• 奖赏委屈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古建树和罗飞瀑在一个科室工作,两人年龄虽然相差了十多岁但无“代沟”,罗飞瀑一直称古建树为大哥,平时往来谈得很拢。

      

      古建树敢说真话,无论是为文为人都很正直,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,在县城里小有名气。文章这东西是一家之言,有说他的文章好,有说他的文章不好这也很正常。尤其是李局长对古建树的小品文看不顺眼,总认为他在文章里有影射,具体影射什么呢,又说不出来。罗飞瀑年轻气盛敢说,在古建树面前总评论李局长不是个好东西。他俩一个敢写,一个敢说,常推心置腹交谈。有一次,罗飞瀑说:“古大哥啊,你把能耐使在写好公文上领导才喜欢,不然废了局里的第一支笔太可惜。”古建树不是没有写过公文,局里发生的重大事或者宣传先进人物什么的都是他写。只是他把握住一条:实事求是不能胡吹。因此他笑道:“飞瀑啊,领导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,为人不做亏心事就够了。我看你呢,还是少窜些门子少侃些大山,不让领导认为你天天无所事事的样子。”双方都击中了对方的弱点要害,都哈哈笑后还是照样我行我素。

      

      这天古建树去上班,见科室的人全不说话。“发生了什么大事啦?”他问。罗飞瀑向他眨了个眼儿,示意跟他出去。古建树出来后,罗飞瀑低声问:“大哥,昨夜你在这办公室写东西了?”

      

      古建树说:“是啊,李局长叫我赶写个材料,我能不写吗?”罗飞瀑叹了一口气道:“大哥,麻烦了。昨夜你忘情地写材料,走时忘了关烤火炉的电源,不知怎么的造成了短路,把总电表给烧坏了,差点起火……”古建树吓糊涂了,他记得走时所有的电源都关了的,难道真是忘了?罗飞瀑讲,他已把烤火炉提到了李局长那儿,主动承认是他的责任,说是昨夜来与古大哥侃大山,走时忘了关电源云云。古建树岂能让罗飞瀑承担他的责任,回转办公室,拿着昨夜写好的材料,直奔局长办公室去,主动坦白是自己忘了关电源造成了损失,与罗飞瀑毫无关系。李局长听了,冷冷地说:“你主动承认了错误就好。要是真起了大火,你担当得起这重大责任吗?希望你深刻反思写个书面检查当众宣读,引起大家对安全工作的高度重视!”

      

      在全局人参加的大会上,古建树读他的检查文章,羞愧得无地自容。

      

      大家为他惋惜。老科长马上要退休了,他曾对科室里的人说过:“我走后,古建树同志科龄最长,以后要多听他的。”意思再明白不过,老科长退休后接任科长一职的就是古建树了。是古建树没有官运,还是李局长做得太狠?总之,科长这顶官帽不会戴在古建树的头上了。谁会当科长呢?绝不会是罗飞瀑。那么是朱驰飞吧?他不行。还有就是樊艳,不过她还嫩。点来点去,十之八九是副科长石峰接替老科长的班。

      

      然而,老科长退后李局长宣读任命文件,居然是罗飞瀑当了科长,让大家瞠目结舌。大家明白过来,罗飞瀑往日大骂李局长不是个东西,那只是打大家的马虎眼,他是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,他与李局长背后有些什么交易吧?

      

      古建树不再写东西发表了,宣读了检讨书像抽了他脊梁骨似的。他恨自己看错了人交错了友,平时与罗飞瀑交谈,罗飞瀑说打死也不当官,完全是屁话。但是,他还是以大局为重,带头不再喊罗老弟而呼罗科长,帮助他打开工作局面。不过,罗飞瀑很快显示出他当科长的派头来,他也不再喊古建树为大哥,直呼其名,说:“建树啊,你怎么不写东西啦?哈哈——”他笑得阴阳怪气的,别说古建树听了难受,旁人听了身上也会起一层鸡皮疙瘩。这样的环境,他古建树还有什么好情绪写东西啊!替古建树打抱不平的是科员朱驰飞,他对罗飞瀑说:“罗科长,你比古老师的岁数还大吗?”可罗飞瀑不但不生气,反而嘿嘿笑:“驰飞哟,谢谢你的提醒。我这人啦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,爱信口开河,古大哥对我的好我能忘记吗?”

      

      不久,朱驰飞开始向古建树学习写作。古建树想,自己不写,不能让有写作愿望的同事扫兴,试探地问:“写作只是工作之余的爱好,你有原地生根的思想准备吗?”意思是说,一旦走上了写作之道,你得不要考虑别的得失,可能一辈子就当一个科员。”朱驰飞说:“我不想别的什么,当官只是一时的风云人物,艺术才是长存的,一辈子学你在这科室当科员也无妨。”话儿说到古建树的心里去了,他微微一笑:“好吧,你就从最简单的新闻稿写起。以后生活积累多了,再进入文学创作阶段。”

      

      朱驰飞初写简单的新闻稿就不简单,很快便有了新闻稿见报了。谦逊的朱驰飞对人讲:“我能写一些小豆腐块文章,全靠古老师给我出点子并修改。”几个月内,朱驰飞就有了5件作品在市里获了好新闻奖,引起了局里高度重视,李局长给他颁发了奖状奖金,说:“老古带出了写作新秀,为我们局争了大光啊!”

      

      会后,李局长又找古建树个别谈话。“老古啊,你怎么不写东西啦?你什么时候能获个奖呢?你获了奖,我会给你开个作品讨论会。”古建树无言以对,他要获奖说难真难,说不难真还不难。要在正规文学期刊上有作品获奖,他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还没有达到那个水平。可他手中不少于50件关于征稿的邀请信,无不明白地打印出了明码实价,只要交足了钱,金奖银奖铜奖一二三等奖任取。那些所谓的奖他不愿花钱去拿,拿了反而会使他的良心不安。

      

      这天,朱驰飞请古建树去一大酒家的雅间吃饭。谁知古建树一到那却见李局长、罗飞瀑等人早在那儿坐好了,他立刻心中不悦。平时朱驰飞与罗飞瀑尿不到一处,怎么突然尿到一处啦?起码地说,朱驰飞与他这个“恩师”没有与那些当官的关系紧密,他古建树又感觉上当了,这个朱驰飞与罗飞瀑同样的鬼!

      

      果然,在他们对朱驰飞的祝酒词中,古建树才听出朱驰飞是高升了,不知是通过什么渠道调到另一个局去当副科长,这是李局长和罗飞瀑给他举行饯行酒宴。古建树强装笑脸,在压抑的心情中被朱驰飞当“恩师”敬酒,很快他就昏昏欲醉了。古建树回家后借着酒力,给市报的朋友打电话,询问朱驰飞的获奖细节。朋友说:“你要升官还是为别的?非要这种奖不可吗?很简单,只需交2000元的操作费就行了。”他一听,“哇”的一声把秽物全吐了出来。

      

      一混半年过去了。李局长退休了,罗飞瀑提升为副局长,石峰终于从副科长升格为科长。但是,石峰这个科长当得很不顺,罗飞瀑在上面,石峰是难以再升一格的。所以,他对古建树说:“古老师,你需要我帮什么忙?”这话很明白,趁他还当科长期间给古建树一些方便。古建树笑了,摇摇头。

      

      不久,石峰拿出一叠稿子来让古建树给修改修改。古建树一看,那是开发商老板的宣传材料。倒不是古建树巴结科长,而是石峰请他帮忙,看在多年工作在一起的分上,这点小忙得帮。再说,这类材料只要句顺文通就行了,不是特别费事。当天,他在办公室就把那些材料给弄好了交给了石科长。

      

      第二天,石峰把用报纸包着的包儿砸在桌上,高兴地说:“古老师,老板看了你的修改稿十分满意,这是你的酬劳。”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

      

      古建树打开包儿一看,赫然见是人民币5000元。“这么多?”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    

      “这就多了?你的稿子写得好,让老板多卖一套房就是几十万元,我觉得他们还是给你少了!”古建树把钱推回:“我不能要,我是帮你的忙!”石峰把钱推过来:“不瞒你说,我得的介绍费比你更多。收起吧古老师,让同事来看见了不好。”不由分说,把钱塞给他。

      

      以后,石峰再也没有找古建树帮过私忙,古建树一直在想,他是不是用钱买我的心?

      

      改革开放的年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年代,又两年过去了,罗飞瀑爬上了局长那把椅座了,毫不留情地赶走了石峰。石峰走时对古建树讲:“古老师,你呀太老实。怎么老实到连自己的写作爱好也丢了呀?可惜哟!”这话,古建树听来着实有些悲哀。现在,原科员只有他和女同志樊艳了,而樊艳相对于新来的人算老资格,她多年媳妇熬成婆当了新的一任科长,只有他古建树照样是个科员,能不悲哀吗?

      

      罗飞瀑上任局长后,制定了严格的纪律,迟到早退三分钟就扣当月的奖金,上班读闲书当旷工处理,一个旷工扣半年奖金,似乎一切都是针对古建树而来。想来想去,他想到了石科长那话是对的,老实得连写作爱好也丢了呀,很长时间没有写作品发表了。于是,古建树索性称病在家,悄悄写起早构思好的长篇小说来。

      

      樊艳呢,一直对古建树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,对于他装病,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    

      霉运来了,罗飞瀑局长因贪污受贿栽了。他把局里的钱与房地产老板合作开发,当着大家说是为局里搞“副业”收入,实际是他与老板大谋私利。多案并发,他被刑事拘留了。这让古建树特别的兴奋,因为他的长篇小说《守望》,正有一个人物是罗飞瀑的影子。原张副局长代理局长主持全局的工作。

      

      古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建树作品完稿后,悄悄交到了省文艺出版社。

      

      很快传回信息,出版社对《守望》非常看好。随即出版后非常畅销。连续开印了三次还大有卖点。年末,市文联给古建树开了一个高规格的作品研讨会,并颁发了获奖证书,他一跃成为了全市的知名作家。

      

      古建树从市里回来,接着就是局里再次给他开颁奖会。

      

      这个颁奖会开得很务实,张副局长不搞排场,不兴师动众请局外的人,就是全局的人参加,当然少不了退休的老同志都来祝贺。事前,大家都读了古建树的作品《守望》,于是张副局长简单的开场白后,就让大家自由发言,最后才给古建树发奖。

      

      第一个站起来自由发言的是已退休的李局长,他叹了一口气道:“唉,老古能写出《守望》,依我看哪,没有他的长年委屈,是写不出这么好的作品,应该给他发个委屈奖。”

      

      众人惊愕,他怎么委屈啦?!

      

      李局长自怨道:“老古,我对不起你哟!”接着,他讲起了老古的委屈事儿来。

      

      那年,局里发生了电器短路烧坏了总电表差点引起大火灾,正是在李局长办公室发生的。那天早上罗飞瀑上班早,就他两人知道这事。罗飞瀑呢趁机说是昨夜古建树加班写材料出事,迎合李局长对古建树的不满。但李局长不愿让古建树背黑锅,可转眼罗飞瀑去说通了古建树来承认错误,所以李局长只好顺水推舟了。至今,古建树还真以为那次事故错在自己。说完,李局长伤感得快掉泪儿:“我悔恨哪!我亲手栽培了腐败分子罗飞瀑!”

      

      古建树听了先是吃惊后是平静,说:“李老局长,别这么难过。我早把那事忘了。不要说你没有看透罗飞瀑,我也没有看透他呀!今天你能当众讲真话,换了别人是不敢讲的。要我说啊,应该给你发个讲真话奖!”

      

      “哗啦”,掌声爆响起来了,不知是赞扬李局长终于勇敢地说了真话,还是赞扬古建树承受委屈的大度量。

    上一篇:一位成功男人的“哄妻”处方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